社會|文學|美術|音樂|影視|攝影|戲劇|舞蹈

《李少君詩選》:最是海天遼闊心

2019/07/14 10:26:48 來源:解放軍報  作者:王軍
   

  由太白文藝出版社出版的《李少君詩選》包括“海天之間”“江湖之中”“北方以遠”三輯,由108首短詩組成。


  在我看來,這部詩選的三個主題,實際概述了詩人的人生詩路。詩人生于三湘,負笈珞珈,創業海南,又北上任《詩刊》主編。行千里路,吟千首詩,這部詩選即是一部詩人詩路的剪影。


  “我是有故鄉的人,我的故鄉在東臺山下漣水之濱”(《我是有故鄉的人》)。人生天地間,忽如遠行客。思鄉是人類的本性。故鄉在人類的早期社會是集聚地、避難地,所以“回家”的意識深深植根于人的心靈。從哲學上說,人的思鄉情結隱晦地表達出游子遠離本體之后的深度不安。


  詩人的還鄉情結,在某種意義上,折射著向絕對本體回歸的取向,表達著熱愛家鄉、躲避危險的愿望:“我是有故鄉的人/每次只要想到這一點/我心底就有一種恒定感和踏實感/那是我生命的源頭和力量的源泉”(《我是有故鄉的人》)。


  回到家里,“父親問得多的是工作,母親則關心著健康/這都是每次回家探親的例行問話”“而我也從不厭倦,總是定期回家/安靜地坐在沙發上,等待著父親母親的詢問/久而久之在心底成為了一種期待”(《例行問話》)。特別是當上過抗美援朝戰場的父親遺忘癥越來越重時,詩人更是趁暇不斷回家探望:“父親近來對當前之事越來越迷糊/對遙遠的事情反倒記憶清晰如數家珍/——也許,那些確是時間倉庫里的財富”(《老年》)。“父親每隔十來分鐘,就會把同樣的話題重復一遍/我每回答一次,就會更有信心/父親的記憶之河還未干涸,還在綿延不絕……”(《和父親的遺忘癥做斗爭》)。


  自古以來,寫母愛的詩很多,寫父親的詩很少。在這輯懷鄉詩中,詩人寫了誠摯的父子之情,最使我動容:“傍晚,吃飯了/我出去喊仍在林子里散步的老父親”“夜色正一點一點地滲透/黑暗如墨汁在宣紙上蔓延/我每喊一聲,夜色就被推開推遠一點點/喊聲一停,夜色又聚集圍攏了過來”“我喊父親的聲音/在林子里久久回響/又在風中如波紋般蕩漾開來”“父親的應答聲/使夜色明亮了一下”(《傍晚》)。


  故鄉是人生的起點。對游子來說,故鄉不在,親人不在,相隨相親的只有那輪代表家鄉的明月。望月懷鄉,是古詩詞的普遍意象,但是像詩人用這么多篇幅把父子之情寫得這樣動人,在詩作中真是極少見的:“天空含著一個古老的月亮/我含著一顆懷鄉的心/在恍惚之中隱約望見:山路上,父親頭頂著月亮/在前面走著/我跟在后面,拖著長長的瘦小的影子”(《遠望》)。


  故鄉,作為我們最初的起點,也是我們最后的歸宿。時間可以帶走我們的親人,帶不走我們的親情;可以帶走我們的朋友,帶不走我們的友情;可以帶走我們的青春,帶不走我們的記憶。告別故土、告別青春、告別父母,本能地便有了一種懷鄉的沖動,有了一種悵然的鄉愁:“海風中搖曳的明艷的三角梅的背后/是海角,更遠處/是天涯……”(《天涯》)。


  明代大學士宋濂說,陳庭學到蜀地游覽,三年之后,“其氣愈充,其語愈壯,其志意愈高,蓋得于山水之助者侈矣”(宋濂《送天臺陳庭學序》)。我想,詩人正是在海角天涯,得海天之助,早熟的詩心在遼闊的海天之間盡情地舒展,而成為獨特的自己。


  “海天之間”幾乎為讀者提供了天涯的所有意象,諸如“島嶼,礁石,白云,浪花,星光,漁火,椰風,海韻”;諸如“綠葉,青藤,紅槿,芭蕉,榕樹,檳榔,菩提樹,三角梅,鳳凰花”;諸如“潛艇,桅桿,漁網,海鷗踏浪,巨鯨巡游”,等等。這一切都被詩人以審美的眼光和詩意的筆觸敏感而細膩地捕捉到了。


  在這里,“我感到:我是王,我獨自擁有這片海灣”(《夜晚,一個人的海灣》)。“我感到:我只要一提起竿,就能將整個大海都釣起來”(《垂竿釣海》)。“我感到:整個大海將成為我的廣闊舞臺,壯麗恢宏的人生大戲即將上演——為我徐徐拉開絢麗如日出的一幕”(《夜晚,一個人的海灣》)。“我是有大海的人/我所經歷過的一切你們永遠不知道”(《我是有大海的人》)。


  在這里,詩人“寧愿長居于此/守住心中一方小洞天”(《天涯》)。可是,由于特定的機緣,詩人終究還是北上了,這就有了“北方以遠”。


  此后,詩人萬水千山走過,或滯留在呼倫貝爾大草原,或駐足鳴沙山下月牙泉,或覽阿爾伯茲山的新月,或觀陽光下閃耀著的博格達峰,或瞻望金剛頂一樣藏身其后的雪山,或漫步時有神跡圣意閃爍的尼洋河畔。詩人始終不為外界所動,始終保持著詩心:“提醒著人世間的某種簡單、安靜與持續性”(《青龍胡同肖像》)“不是風動,也不是幡動/是你的心動/所以,那些寺廟外的喧囂與你何干也”(《小巷深處的哲學》)。


  唯有詩心未泯,方能此心安寧。只要隨遇而安,哪里都是故鄉,哪里都是天涯。詩人說:“最終,我只想擁有一份海天遼闊之心”(《自道》)。


  (編輯:李思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b北京赛车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