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論家專欄|文藝理論|百家分析|每周調查|主編瞭望|著述連載

《我和我的祖國》:主旋律電影與商業的融合

2019/10/09 16:35:05 來源:影視獨舌  作者:楊文山
   
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憑借上映8天累計22 13億的票房成績領跑,成為今年國慶檔當之無愧的冠軍。截止10月8日22時,該片累計總票房達22 71億,成功躋身華語片票房影史前十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00.jpg


  新中國成立70周年,舉國同慶。


  43.8億——這是“史上最強國慶檔”的累計票房(本文的票房相關數據來自貓眼專業版);1.16億——這是2019年國慶檔觀影總人次。今年國慶檔成為了繼2018、2019春節檔后,第三個觀影人次破億的七日檔期。


 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憑借上映8天累計22.13億的票房成績領跑,成為今年國慶檔當之無愧的冠軍。截止10月8日22時,該片累計總票房達22.71億,成功躋身華語片票房影史前十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08.jpg

  
  更值得一提的是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累計觀影人次達到了6000萬,這意味著在“十一”假期,每兩個進入電影院的人,就有一個觀看了這部影片。就這部獻禮片而言,領銜出品方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作為“電影行業的國家隊”,將引領主流價值觀和社會動員力的作用發揮到了最大。


  三維“數讀”《我和我的祖國》


  我們該如何理解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所創造的奇跡呢?


  首先,它是國慶檔的影史冠軍,累計票房闖入華語片影史前十。


  以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為先鋒,整個國慶檔僅僅用4天左右的時間就超過了2017年8天長假創下的檔期票房紀錄,7天累計票房同比大漲129.4%。不管是速度還是體量,今年國慶假期都大大拓展了這個檔期的市場潛力。就觀影人次來看,2019年的國慶檔確實已經可以和春節檔比肩而立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12.jpg

  圖片為10月9日8時數據


  以歷年國慶檔做參照,唯有2017年國慶檔的《羞羞的鐵拳》票房突破20億,用時21天21時26分。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票房破20億僅用時6天8時48分,成為歷年來國慶檔最快突破20億的影片。在擴容國慶檔的同時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累計票房晉級國產片影史前十,它也是唯一入圍的獻禮片。


  其次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是歷年獻禮片的票房冠軍。


  解讀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票房,首先要找好參照系。它和《戰狼2》顯然不是同一類的。獻禮片一定是主旋律,但主旋律不一定是獻禮片。


  只要表達了社會主流價值觀的電影都是主旋律,而獻禮片則是“主旋律中的主旋律”。獻禮片某種意義上是國家層面驅動的“政治任務”,有著明確的價值導向和表達訴求,也因此,市場突圍成為獻禮片的“老大難”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16.jpg

  
  為了實現更大范圍的傳播,獻禮片也開始了商業化的嘗試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《建國大業》《建黨偉業》《建軍大業》三部曲,票房分別達到了3.93億、4.09億、4.03億。此外,4.13億的《百團大戰》、4.03億的《厲害了,我的國》都是獻禮片票房成績的佼佼者。


  盡管獻禮片開始借鑒商業電影的一些運作機制,但是在放映過程中,“紅頭文件”等行政手段還是起到了不少作用。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在放映過程中遵循市場規律,憑借點映口碑傳播,排片在上映后逐步增加,最終以20億+的成績超過以上5部市場表現出色的獻禮片票房總和,徹底解決了這個類型的銷路難題。


  第三,除了文牧野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打破了6位聯合導演的個人作品票房紀錄。


  在此之前,陳凱歌的票房最佳是《妖貓傳》(5.30億),張一白的最高票房是《從你的全世界路過》(8.13億),薛曉路的“峰值”是《不二情書》(7.85億),管虎的“巔峰”是《老炮兒》(8.98億)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21.jpg

  
  寧浩和徐崢作為導演,票房表現最好作品相對而言天花板比較高,分別為《瘋狂的外星人》(22.01億)、《港囧》(16.14億),但也沒有超過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。


  奇跡的誕生與啟示


  既擴容了國慶檔,將其助推為“準春節檔”,又解決了獻禮片“政治任務”與“社會傳播”的矛盾,奇跡是怎樣誕生的?


  首先,獻禮片與類型片的融合。


  類型片的概念來自西方,主旋律影片是中國特色的“類型”。兩者存在某種互斥性,很難完全融合。但在實踐過程中,中國電影走出了“主旋律電影的商業化”和“商業電影的主旋律化”兩條可以辨識的融合路徑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26.jpg

  
  單就“主旋律電影的商業化”這一創作路徑而言,此前更多表現為堆砌明星。盡管近年有些影片在攝影、剪輯、敘事上也和傳統獻禮片有所區別,但顯然不如明星號召有效。而以《戰狼2》《紅海行動》《流浪地球》為代表的“主旋律類型片”,其實是“商業電影主旋律化”這一創作路徑的成果。


  主旋律電影通過吸納好萊塢類型片敘事范式,增強電影本身的吸引力,靠近觀眾,這是“主旋律電影的商業化”。商業電影通過弘揚愛國主義、英勇無畏的精神,最大限度地引發情感共鳴,這是“商業電影主旋律化”。從這個意義上來看,近年來所謂的“爆款主旋律”,其實一直是后者,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第一次讓獻禮片揚眉吐氣了。


  其次,從宏大敘事到個體小我的視角轉化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31.jpg

  
  借鑒類型片來講好“主旋律故事”,已經是中國電影人心照不宣的共識。但從3.93億的《建國大業》到4.03億的《建軍大業》,8年時間獻禮片的市場增量并沒有提上來。而“十一”假期之前上映的《決勝時刻》,票房也不過1.05億。


 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雖然也是“命題作文”,但是它不再拘泥以領袖為主角的“重大革命歷史題材”,而是用一種親民化的視角,將“我”放置到新中國70年的歷史長河中,打通影片與每個觀眾的共情通道,產生一種在場感。事實上,歷史劇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之所以能夠在今年暑期脫穎而出,也強調了一個“我”字——我與歷史的互動。


  與普通觀眾最大程度的情緒共鳴,在愛國氛圍濃重的國慶檔被徹底激發。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在拿下國慶檔影史冠軍的同時,全平臺口碑評分位列檔期第一。無論是豆瓣的8.0分,還是貓眼創紀錄的9.7分,這樣的評分反映出觀眾的喜愛與認可,愿意和這部電影產生情感共振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35.jpg

  
  作為獻禮片的爆款之作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對中國電影有不少啟示。


  不管是“主旋律的商業化”,還是“商業片的主旋律化”,不妨將近年來出現的這些彰顯愛國主義情懷的影片稱之為“新主旋律電影”。


 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成功,標志著“新主旋律電影”在《戰狼2》《紅海行動》這類突出感官刺激的強情節類型片之外,找到了相對“走心”的劇情片成功模式。這一模式有利于豐富“新主旋律電影”的表現形態,2020年春節檔的《中國女排》將會是這種模式的延續。


 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拓展了商業電影的題材空間,增強了主旋律電影的社會影響力。隨著影片奔向30億的票房大關,主旋律與商業片的界限在模糊,國產“主流電影”找到了正確方向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9163638.jpg

  
  獻禮片過去之所以在社會傳播上有困難,主要原因還在于思維定勢。這種思維定勢導致內地有票房號召力的導演,大部分缺席主旋律電影的創作。而在過去的幾年中,香港導演與主旋律類型片的“共舞”成為中國電影的一大現象。


 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大賣表明,只要拓展獻禮片的題材空間,在與觀眾共情以及主流價值觀的表達上,內地導演更有優勢。


  (編輯:夏木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恒溫恒濕實驗室 干式電機消防泵
b北京赛车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