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覽公告|市場信息|展場紀事|北京文藝網畫廊|現場傳真|美術評論|美術訪談|經典導讀|創意設計|美術先鋒|理論家專欄|美術星空|美術家|微熱點@|美術學院

脫歐陰云下,倫敦弗里茲藝博會及大師展仍取得顯著業績

2019/10/14 09:15:19 來源:Artsy官方  作者:Benjamin Sutton
   
盡管人們對英國即將退出歐盟可能產生的政治降溫感到不安,但倫敦弗里茲藝術博覽會還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blob.png
Installation view of Tiwani Contemporary's booth at Frieze London, 2019.  Photo by Linda Nylind.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 / Frieze. Courtesy of Galerie Thaddaeus Ropac, London.


  盡管人們對英國即將退出歐盟可能產生的政治降溫感到不安,但倫敦弗里茲藝術博覽會還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于上周日撤展的倫敦弗里茲藝博會(Frieze London)及其姐妹博覽會弗里茲大師展(Frieze Masters)的參展商在多個領域內都有良好的業績。經銷商和買家之間的共識是,盡管許多人擔心英國脫歐將影響藝術品市場,但這種情況尚未發生,而且也許永遠不會發生。那我們又何須提前煩惱呢?換句話說,不如保持冷靜并繼續前行。


  弗里茲藝博會的總監維多利亞·西多爾(Victoria Siddall)在上周六接受某采訪時說:“在展會開幕前,沒人知道英國脫歐是否會或者將如何影響到本次展會。而現在我可以很樂觀地說,尚沒有不良影響。這證明了倫敦的實力、市場的實力以及構成藝術世界的全球社區的實力。”


blob.png
Robert Longo, Untitled (First Elephant), 2019.Robert Longo / ARS New York, 2019.


  西多爾說,今年的博覽會是弗里茲歷史上最具國際性的博覽會,來自35個國家的畫廊參加了此次博覽會。倫敦弗里茲藝博會和弗里茲大師展也吸引了眾多國際收藏家,其中一些人可能受到英鎊貶值的鼓舞——這或許是潛在的英國脫歐陰云中尚存的一線希望吧。與我交談的經銷商指出,除了駐倫敦的藏家外,還有來自美國和亞洲的大量買家前來參觀,正如一位畫廊主人所言:“所有藝術展上會現身的‘大魚’都悉數到場。”上周在攝政公園站下車的收藏家都已下定決心要購入藝術品。


  紐約畫廊亞歷山大·格雷協會(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)的總監亞歷杭德羅·賈桑(Alejandro Jassan)說:“在這里,人們的注意力比其他展會上更加集中。”展位的重點落在弗蘭克·鮑林(Frank Bowling)的一幅嶄新油畫上,他的首次大型回顧展于8月在英國泰特美術館閉幕。“我們之所以在第一天就完成了很多交易,是因為來這里的人們已深諳作品背景。他們知道這幅畫剛從工作室出爐,而他們來這里就是要做出決定。”


blob.png
 George Baselitz, Nicht, nicht verloren, 2019.George Baselitz. Courtesy of Galerie Thaddaeus Ropac, London.


  收藏家們往往會盡早做出重大決策,數家全球最大畫廊在整個博覽會期間完成了多筆重要交易。最重量級的交易包括:


  豪瑟沃斯(Hauser&Wirth)透露其在展會上約2000萬美元的銷售。其中包括菲利普·加斯頓(Philip Guston)的油畫《手臂》(Arm)(1979),價格在500萬美元左右;馬克·布拉德福特(Mark Bradford)的新油畫《一個基于故事的池子》(A Molded Pool of Stories),價格為340萬美元。畫廊還以9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約翰·張伯倫(John Chamberlain)1991年的雕塑作品《你可以嗎你愿意嗎》(COULDYOUWOULDYOU)。


  卓納畫廊(David Zwirner)的展位對著藝博會的主要入口之一,于上周三(展覽的第一天)以380萬美元的價格將凱瑞·詹姆斯·馬歇爾(Kerry James Marshall)的新作《汽車女孩2》(Car Girl 2)(2019)賣給了美國一家美術館。卓納畫廊還以15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了德國藝術家尼奧·豪赫(Neo Rauch)的新作品。


blob.png
 Neo Rauch Die Wandlung, 2019, David Zwirner.


  達太·羅帕克(Thaddaeus Ropac)畫廊在倫敦的梅菲爾區以及巴黎和薩爾茨堡都設有空間。據報道,到上周三為止,畫廊已售出的作品量已達24件以上。其中包括喬治·巴塞利茲(Georg Baselitz)大型油畫《不,沒有失去》(Nicht, nicht verloren)(2019),售價120萬歐元。羅伯特·隆戈(Robert Longo)的大型素描《無題》以65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家美國收藏家基金會。此外,伊麗莎白·佩頓(Elizabeth Peyton)的畫作《吻》(Kiss)(2019)以57.5萬美元的價格售出。


  南非古德曼畫廊(Goodman Gallery)在倫敦的前哨站于弗里茲周(Frieze Week)期間開幕,以120萬美元的價格將威廉·肯特里奇(William Kentridge)的四件青銅雕塑賣給了歐洲收藏家。畫廊還出售了津巴布韋畫家米希克·馬薩姆烏(Misheck Masamvu)展出的所有作品,價格在1.5萬美元至4萬美元之間。


blob.png
Misheck Masamvu, Vested Interests, 2019, Goodman Gallery.(left) - Misheck Masamvu Uninterrupted, 2019 Goodman Gallery.(right)


  阿爾敏·萊希(Almine Rech)在倫敦的梅菲爾以及巴黎、布魯塞爾、紐約和上海等地區均有藝術空間。本次展覽期間,畫廊售出了肯尼思·諾蘭德(Kenneth Noland)的大型梯形畫,價格在35萬至40萬美元之間。它還以15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克萊爾·特伯萊(Claire Tabouret)的大型畫作《接待大廳》(2019),以及貧窮藝術畫派藝術家詹尼斯·庫奈里斯(Jannis Kounellis)的作品,售價在25萬美元至30萬美元之間。


  里森畫廊(Lisson Gallery)的展臺專門展出了抽象畫家斯坦利·惠特尼(Stanley Whitney)的新作,并設有已故而深受歡迎的紐約藝術家喬伊斯·彭薩托(Joyce Pensato)的回顧展。整個展位在展會開幕的兩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。惠特尼的作品以35萬至45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中東的兩家藝術機構、挪威的一家博物館和一位私人收藏家。


  遍布全球的藍籌畫廊并不是唯一在弗里茲取得銷售業績的畫廊,中小型畫廊也表現優異。許多出色的展位都設在“焦點”(Focus)單元——該單元以年輕畫廊的主題或個展為特色。此外,“編織”(Woven)單元則專攻紡織藝術,由康喆明(Cosmin Costinas)策劃。


blob.png
 Loie Hollowell, The Kiss, 2019, GRIMM.(left)-Loie Hollowell, Meeting Place, 2019, GRIMM.(right)


  left西多爾說:“我們認為特別有價值的是,銷售的豐碩成果橫跨整個展覽平臺。我正在與一家較小畫廊的經銷商交談,他們帶來了每幅價格1萬英鎊的畫作,而全部15幅畫作都銷售一空。太棒了。這對他們業務的進一步發展意義重大。”


  弗里茲倫敦畫廊在中型和小型畫廊層面上的銷售業績包括:


  格林(Grimm)在紐約和阿姆斯特丹都設有展覽空間,據報道已完成十多筆交易,其中包括兩幅達納·里克森伯格(Dana Lixenberg)的大型攝影作品,價格在1萬5000歐元至2萬歐元之間。此外,一幅卡洛琳·沃克爾(Caroline Walker)的畫作以3萬英鎊的售價被一著名亞洲收藏機構收入囊中。畫廊還售出了價值7.5萬美元的市場后起之秀洛伊·霍洛維爾(Loie Hollowell)的畫作,她將于11月在其阿姆斯特丹空間舉行個展。


  泰勒畫廊(Timothy Taylor)以美國畫家喬納森·拉斯克(Jonathan Lasker)為主題,在其個人展位上售出了六幅大型畫作,價格從6.5萬美元到20萬美元不等。另外三幅較小的畫作則分別以每幅1.2萬美元的價格售出。


blob.png
 Jonathan Lasker Ideal Interior, 2018, Timothy Taylor


  新德里的畫廊 Nature Morte 是藝博會“編織”單元中的一個熱門目的地,它策劃了印度雕塑家姆里納里尼·穆赫吉(Mrinalini Mukherjee)的個人展。穆赫吉是備受贊譽的大都會博物館回顧展的主題人物,該回顧展于一周前閉幕。展出的三件青銅作品的價格在6萬美元至17萬美元之間,其中一件在展會開幕前就已售出,而另一件則在周五下午前被一藝術機構預定。


  Tiwani Contemporary 的畫廊空間距弗里茲帳篷僅15分鐘步行路程,它在“焦點”單元展出的英國和尼日利亞裔畫家 Joy Labinjo 的作品已售罄。在預展開幕的兩個小時內,所有作品(每幅售價1萬英鎊)就被藏家和藝術機構搶購一空。


blob.png
 Mrinalini Mukherjee Palm Scape VI, 2013, Nature Morte


  在博覽會的偏遠角落里,倫敦艾瑪琳(Emalin)畫廊的展位展出的美國電影制片人和表演藝術家肯布拉·普法勒(Kembra Pfahler)的個人作品展吸引了眾多收藏家的眼球。在上周五被問及對英國脫歐的擔憂是否影響了博覽會的活動時,艾瑪琳的聯合總監安吉麗娜·沃爾克(Angelina Volk)毫不含糊地指出,該畫廊已售出了普法勒的照片、繪畫和數件拼貼畫。


  信步穿過攝政公園,不遠處便是弗雷茲大師展,而那里的銷售狀況也頗為相似。從經典現代主義畫家的帆布畫和雕塑到古典大師的畫作,從希臘新石器時代的人像到一顆有著45億年歷史的隕石,藝術經銷商們兼收并蓄,將大量藝術工藝品匯集于一處。


blob.png
Joy Labinjo Jane and Mary Jane, 2019 Tiwani Contemporary.


  西多爾說:“龐大的藏品維度體現了大師展的前提,你可以跨領域進行收藏,而它們匯聚于此是以質量為準繩的體現。整個展覽會從19世紀的攝影作品到古代雕塑再到中世紀的手稿和20世紀的繪畫無所不及,可以看到作品類型極為多樣化。大師展應該充當探索的平臺。”


  買家發現了他們不容錯過的藝術品,價格高低不一。弗里茲大師展的顯著銷售業績包括:


  豪瑟沃斯與位于倫敦和摩納哥的莫雷蒂藝術公司 Moretti Fine Art)共同面對著博覽會的主要入口,在博覽會開幕當天以65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了賽·托姆布雷(Cy Twombly)的一幅畫作。大型畫廊還出售了意大利藝術家米莫·羅泰拉(Mimmo Rotella)的兩幅解構拼貼畫(décollage)作品,分別以14萬歐元和46.5萬歐元的價格出售。此外還包括意大利后現代主義畫家馬里奧·斯基法諾(Mario Schifano)于1961年創作的作品,以90萬歐元的價格售出。


blob.png
Mimmo Rotella, Senza titolo (Untitled), 1961. Photo by Todd-White.DACS 2019. Courtesy of Hauser & Wirth.


  位于倫敦和紐約的畫廊 Skarstedt 賣出了一支標價130萬美元的凱斯·哈林(Keith Haring)花瓶,以及兩幅畢加索(Pablo Picasso)的畫作及另一幅格奧爾格·巴塞利茨(Georg Baselitz)未公開價格的作品。


  常青畫廊(Galleria Continua)在意大利、法國、中國和古巴設有經營場所,以60萬歐元的價格售出了米開朗基羅·皮斯特萊托(Michelangelo Pistoletto)的作品《帶有白色桌布的桌子》(Tavolo con tovaglia bianca)(1982)。


  卓納畫廊以未公開的價格出售了布里奇特·賴利(Bridget Riley)和魯斯·阿薩瓦(Ruth Asawa)的作品。它還出售了六幅勞爾·德·基瑟(Raoul De Keyser)的作品,價格在4.5萬至40萬美元之間。


blob.png
Ruth Asawa Untitled (AB.027, Stripes with circles), 1950-1959, David Zwirner.


  總部位于薩里(Surrey)的古典大師交易商約翰尼·范·海頓(Johnny van Haeften)以超過100萬英鎊的價格將晚期文藝復興時期佛蘭芒畫家阿貝爾·格里米爾(Abel Grimmer)創作于1604年作品賣給了一位歐洲收藏家,并將荷蘭風景畫家揚·范·戈因(Jan van Goyen)的《渡口》(The Ferry)(1625)以30萬英鎊的價格賣給了來自美國的收藏家。


  倫敦的 ArtAncient 拍賣行以較低的價格出售了兩把舊石器時代早期的斧頭,總價為5萬英鎊,客戶是來自歐洲的當代藝術收藏家。


  紐約的卡斯明畫廊(Kasmin Gallery)售出了李·克拉斯納(Lee Krasner)的幾幅炭筆繪畫作品,每幅售價為12.5萬美元。


  理查德·薩爾圖恩畫廊(Richard Saltoun Gallery)總部位于梅菲爾附近,其展位上的89歲克羅地亞紡織藝術家亞科達·布依奇(Jagoda Bui?)的作品銷售一空。泰特美術館通過弗里茲泰特基金會(Frieze Tate Fund)收購了其中一件作品,而這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購買狂潮,該基金會得到了弗里茲主要持有者 Endeavor 公司的支持。布依奇的作品價格在5.5萬英鎊至12萬英鎊之間。


blob.png
 Raoul De Keyser,Presto, 2003, David Zwirner.(left)-Raoul De Keyser, Inval (Invasion), 1990, David Zwirner.(right0


  在弗里茲周期間舉辦的富藝斯、蘇富比和佳士得拍賣會上,拍賣行的業績低迷(除了班克斯的作品),這在一定程度上歸因于藏家在全球不穩定時期不愿進行交付。但是,在本周的大型藝博會上,大宗的交易仍舊比比皆是。


  “盡管大家都陷入了動蕩不安的政治局面,但弗里茲再次證明了藝術和藝術家將人們凝聚在一起的力量,”佩斯畫廊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馬克·格里姆徹(Marc Glimcher)說。佩斯本次的銷售成果包括亞當·彭德爾頓(Adam Pendleton)、洛伊·霍洛威爾(Loie Hollowell)與宋冬的作品,此外,新加入畫廊花名冊的尼娜·卡查杜里安 (Nina Katchadourian)也位列其中。“與往常一樣,經銷商獲得了巨大成就。在弗里茲最難的事情是,在你職務在身的情況下,克制前往別的展位進行購物的沖動!”


blob.png
Installation View of Almine Rech's booth at Frieze London, 2019. Photo by Melissa Castro Duarte.


  現在,藝術界的注意力將轉移到巴黎。巴黎即將舉辦一系列拍賣和藝博會,FIAC 首當其沖。一些人推測,英國退歐的影響可能使巴黎在全球藝術圈內領先倫敦,類似卓納、佩斯和白立方之類的大型畫廊都紛紛進駐。但目前看來,倫敦作為歐洲藝術中心的地位仍然穩固。


  “假設我們在本月底真的離開歐盟,這也將給弗里茲近一整年的時間來應對,”西多爾說道,“作為一項極其國際化的活動,我們在某種程度上對脫歐可能帶來的影響免疫,但我們對英國的美術館和藝術家感到擔憂。”


  (編輯:李思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
相關文章

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恒溫恒濕實驗室 干式電機消防泵
b北京赛车视频